缙云巫炤快去结婚

笑着哭着都快活

正主盖章我是粉头了,肆疏的粉都不要和我抢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以后也是有身份的人噜。

祝肆酱生日快乐的一些废话~

首先,祝肆疏生日快乐!!!撒发发~~~❀❀❀❀❀

今天的话,不是只写给肆疏的,我知道她八成的概率会转发,所以也写给肆疏的读者,同时写给我自己,权作生贺,聊聊肆疏的文和肆疏这个人。应该许会淹没在一众生贺当中,可是毕竟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勉强也能算得上真情实意。

    其实她的文我能聊的很少,因为她是专业的,而我不是。我自己的专业教了我一个重要的道理,就是门外汉不论看了多少似是而非的知识,都不要在靠这个吃饭的人面前瞎比比。但是我也相信,文艺这种东西涉及感觉的部分,倒是门槛没那么高,留给我觍着脸胡扯的余地。

    最近肆酱过分懒惰,都没怎么更文,实在是很想打她,但是这两年写的文,在我认知里反倒比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写得好。具体怎么好了,倒是不太能说得出来。我认识她时,她在写胖球,这个范围之内,我最喜欢的还是《截秋光》。毕竟我对于獒龙这对cp,吃的还是灵魂伴侣,这一篇里,有恰恰好的心心相印和心照不宣,而且没有结局。其余的文里,她笔下的cp阴差阳错更多,若是作为原耽也许我仍然会喜欢,但是同人总是先入为主,再喜欢她的故事,放在这两个人身上也是要打折扣的。我对整个胖球队的印象都是潇洒仗剑走天涯少年的样子,即使有所牺牲和伤痛也是挥一挥衣袖继续走下去,所以如果太沉迷于某一个人情感的描写和刻画,总是让我觉得用力过猛,但她又太喜欢老张和小雨,反倒让我有种凑太近却不看清两人眉眼的感觉,所以我看得少也不愿提及。当然,这不是她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所以我更喜欢她写别的我不吃的cp,至少不写那个我特别喜欢的角色,这样我可以专心致志去看那个故事。

    所以之前就和她讨论过的,我觉得她这一年来,写的我最喜欢的一篇文是那篇白撒《三个长得一样的人》,这是一篇童话,我曾对她说过,我很喜欢这一篇,她说一定是因为题材的缘故,事实上并不是,我并不喜欢童话这个题材,尤其不喜欢很多作家在童话里面的故作幼稚夹带私货和故弄玄虚(也许是我的审美已经被直来直去的文书摧毁的不剩什么了,不是文学和艺术的问题)。对于这两个人,我知道却又不熟悉,倒是可以平心静气地阅读这篇文,而且明显的,肆疏写了一篇自己的故事,和蒸煮两人的关系反正我是看不大出来的。

这一篇应该是篇真童话。这两个人在不同的故事里相遇,一共是三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像一个初恋少年在一个风月老手遭到了欺骗,可是这个邮差已经想好了如何欺骗他的时候,骗人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这是传统童话里的情节,可是拿到这篇文章里来用,别有动人的地方,动了真感情的人,居然无法再继续欺骗下去。想起近一段时间以来,我的生活里充斥着法律中理性与非理性因素的讨论,但是可笑、可悲也可喜的是,人类架构了一整套理性的制度程序,居然在追求最终非理性的价值。这个邮差也一样,他在这段遭遇里,是什么又是何时让他无法再心安理得理智地进行欺骗,想想这个问题,这个故事真是甜啊。

第二个故事像一个时也命也的故事,他们有幸在生命里相遇并且共度一段愉快的旅程,如此愉快地话彼平生,可是船长已经结婚了,他们只能共同走这么一段时光,只能错过。可是,人生这样艰难,有这么一段,已经足够幸运。

最后一个故事是甜甜甜嘤嘤嘤,我喜翻。成熟的猎人和合适的骑士,两个人开心地在一起啦啦啦。我终于遇见了这个足够成熟强大合适的人,我自己也成为了一个成熟强大的人,所以两个人就结伴出游啦~也许他们有一天还是要分开,毕竟人生这段旅程中国人概括的特别好叫“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说到底还是一个人的事情,可是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真是太开心了。

这个故事,肆疏大佬居然有个两个人最终能在一起的好结局,无论如何也是要表扬一下的,喜翻,不怕骄傲,五颗星。

另外一篇我也蛮喜欢的,就是那篇《所以嗜糖》。肆疏太喜欢德拉科与秃总了,这篇文虽然从哈利的视角展开,但主角毫无疑问的是德拉科。她在完成之前,把最后那个情节拿给我看过,我当时在床上笑得不能自已,就是德拉科折了一只纸鹤,说,去你该去的地方,最后纸鹤扎进了火炉。我觉得这个情节太好笑了,简直有种猫和老鼠或者《笑林广记》一般荒诞的可笑感,可惜似乎没有人能get我的笑点,这点让我觉得真的好气哦。

HP这个故事里面,我其实更喜欢哈利,有的时候德拉科或者很多人对他的讥讽很正确,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怪物,但我喜欢他因为他未被黑暗同化,的确很多人帮过他但他能够成为哈利是因为他心向光明,他是很多自怨自艾放任自己堕落之人的榜样,也是我的。七个故事里面,凤凰社是我心里格外出彩的一部,他被很多人原本崇拜的人质疑,又被信任他的人瞒在鼓里并寄予厚望,入学之前他成长在一个没有爱的环境里,入学之后他生活在一个充满盲目与俯视的环境中。这个世间于他有用的很大程度于他无情,于他有情的人却并不理解他,他在正传故事里不断地在和他重视和渴望的东西告别,所有美好的东西即使得到也不长久。我从小学开始读这个故事,直到大学它完结,小的时候崇拜英雄,大学时候再读却不寒而栗,这样的人生于任何人而言都简直是个噩梦。我一直觉得如果不是伏地魔是个彻头彻尾的反派而且年龄不合适,最适合哈利的是伏地魔(当然合适的),否则,波特只适合注孤生,至于德哈,在我心里更像是一个非要拉瓜之后的减毒疫苗。如果说这七部当中,有关爱情的让我觉得喜欢的情节有两个,一个是金妮在邓布利多墓前对哈利说,去做你该做的事;还有一个,是德拉科扔过来的魔杖。

这个故事让我觉得意难平的一点在于,哈利并没有得到那个他本来可以获得的最优解,他太惨了,我为他哭泣。

至于最近肆酱最近写的那篇獒龙,讨论这篇文的时候我在正定。正定不是个很大的县城,胖球中心就在离隆兴寺不远的地方,附近都是九十年代那种不伦不类中式房顶的建筑,远远看一眼,跟建在附近的那些正定的各种机关、疗养院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但凡关注过2016年那个狂欢夏天的人,都能明白有多少灿烂的辉煌的热血和心火在这个地方悄无声息的燃烧又悄无声息的离开或者就此熄灭。不远处一千多年的寺院看着这一切发生又结束,所有就都还是那个样子,变与不变之间令人唏嘘。

獒龙是我真情实感觉得曾经也许两人真的有心意相通瞬间的rps,可是在世事与时间面前,那点微末的情意最终只能变成一句故作冷漠的“恩”和“你在哪儿”,另一个人意有所指也无可奈何说一句“我在一朵云下面”。可是只要还能有点生气和意难平,就真的太甜了,至少那点情意还有存在的痕迹,实在难得,至于是不是有两个人在一起的结局,真的没那么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虽然他们可能某个时刻觉得像这样和对方长长久久也很好,但他们并没有求过在一起,所以这是个好结局。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并不是我喜欢的结局。世事磋磨,你便要低头吗?他人指摘,你便要苟同吗?事业与感情之间,该如何去取舍呢?时光经过,你便一定要放弃吗?前一段时间看了一本书,看了一半弃掉了,不过还是蛮有意思的,叫《写给无神论者》,主要一个观点是,宗教承认人性都有弱点并且没办法变好然后宗教为人类提供一个慰藉。我本人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虽然长期受到焦虑困扰,也实在不苟同作者的看法,我不同意性格有不可克服的弱点,所以我更喜欢中国那套正心诚意修身的路径。不过西方的宗教与中国的道德对于社会的作用和对于国民性的构建一直都是个issue,可以放在这里留待讨论。只是我还是期望大家能够勇敢地表达和以他人权利为边界地争取一下的,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上一段扯得太远了,回来扯一扯肆疏这个人。虽然某个刁钻的江南人士觉得没有必要了解那个下蛋的母鸡,但是聊聊作者总是有趣的,毕竟八卦是人之常情。

前一段时间想了很久,怎么概括她这个人,应该说是个小甜心吧。虽然她的文里一副高冷地想搞死搞散很多人的样子,但是真人真的特别甜,那种可以让人眼里冒小心心的甜。

我和她相识是为了给池池的塑造提供技术支持(不要脸的拔高一下这个行为的性质),但是最后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她最终决定还是决定避开那些细节的地方,因为她需要的不是一个学法律的,而是一个检察官,更为细节的内容我也只能道听途说。最后她也只是技术性处理了一下,并没有指责我的毫无卵用。爱她~~~

后来我们面基起来,她真的是个非常非常细心又甜心的小姐姐嘤嘤嘤,会和你提示哪里订酒店呀哪里吃东西呀,西新饭店和惠山脚下的汤包、手推馄饨,现在想起来还是口水横流。后来我们又面基了武清和上海,超级愉快。说起来我们居然在上海吃到了我吃过的最辣的火锅,我在重庆毫无障碍,居然在上海被一片麻辣牛肉辣到怀疑人生,都是因为她爱吃辣惹~我们居然在上海吃火锅……

到今年她的生日,我和她已经认识两年的时间了,时常在一起沙雕哈哈哈,我本人越发觉得幸运。在才华和人品之间,我与人相交更看重人品与心性。我不要脸地说句狂妄的话,lof上我看得上的文没有多少,太多作者写文写的那些只配被称作字的组合,根本不配被称之为文章。有些有内容的文章,立意又太低,立意这个东西背后要有人品心性作支撑的,有些文章只能说是漂亮的文字游戏,传达出的东西不忍卒读。当然客观来说,肆酱也没有说好到无可挑剔的地步,但我看重她在每篇文里面有想要思考和讨论的东西,比如媳妇儿讨论人生的无常,比如有一篇关于山上有座庙的天命,比如民国设定系列的关于家国情怀。人以三观聚,不以cp合,言之有物这是我喜欢的地方。最近肆疏总是和我说起抗日战争,所以送了她千里江山的周边,希望肆酱能够喜欢。

说起历史,常常想起前一段日子读叶嘉莹的词论,其中她引了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的一句话,词人观物,须用诗人之眼,不可用政治家之眼。那诗人与政治家的区别是什么,我想,诗人描绘的应是古往今来人类共同的情感,政治家更在意一时一地的问题。若是写文的话,想的深一点,兴许更接近那个类似于终极的东西。所以有的时候会发现,肆疏还是更感性一些,虽然她喜欢逻辑喜欢有秩序的东西,信奉规则,但在非常细微的感情上,常常有些不一样的着眼点,这需要一个敏感而柔软的心,既是好事也是坏事。而我的朋友们以学法律和财经的最多,这两个专业,一个看重逻辑和证据,一个看重数据与利益,很多东西一旦抽离出来就丧失了本来的面目,导致人在事不关己时会理中客,涉及自身时又要屁股决定脑袋。我与肆酱相处,常让我反躬自省,如果这所有的东西最终并不看重人的话,那么就没有实际的意义。

更让我嘤嘤嘤的是,其实我本人是一个没深交的时候别人大概觉得这个人脑子不太好使,深交了又觉得这个人个性过于尖锐的人,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算太短,还能愉快相处,不出意外的话还能继续相处下去,肆疏真的是一个具有相当包容心的小甜心了,爱你(づ ̄3 ̄)づ╭❤~。

最后,我又来倚老卖老好为人师了,与去年一样,说一些我的期待吧。

去年的时候肆疏从大学毕业,做了很多决定与选择,我很荣幸能够小小地陪伴她走过这么一段人生。我自己走过这段时光的时候,经历堪称惨烈,其中的挣扎与反复都难以言说,所以我第一的希望是肆疏能天天开心。除此之外,很多东西身处其中会慢慢觉得理所当然,看过很多事情之后会慢慢变得麻木。这个钝感和麻木的过程,有很多人称之为阅历,我并不这样觉得,真正的才华再谦逊平易也是带着棱角的,没有取舍和坚持的人生经历不配被称为阅历。我希望她能坚持和追寻那些她曾经觉得美好的东西,成为那个她想成为的人,要加油啊。我上大学之前,我爸爸和我讲,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万种人;后来读了大学,单飞跃教授说,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与万人谈。我觉得后面这个更好,因为更有人生的参与感,同样送给你。

最后的最后,再次祝贺肆酱生日快乐,很幸运遇到你了~

 @肆疏 

我多希望居居和北北能碰到像士兵突击和团长这样的好剧本。可是我更能感觉到的是时间的流逝,即使现在这么多好演员,我居然想不出来一个在士兵或者团长里面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只能说这个时代不再需要士兵和团长这样的剧本了,这个时代有刘和平的位子,有周梅森的位子,有邹静之的位子,有六六的位子,但不一定有兰晓龙的位子了。

早上和姬友讨论起来,居然认认真真脑补了法务北老师x律师居老师的破镜重圆故事……感觉像回到了自己萌獒龙的时候

有时候真的抱着一种,既然如此,大家一起完球好了。每一个人都不无辜,所以这个国家里每一个人都合该给这个国家陪葬。

我可日他妈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了惹……

我一直有个疑问不明白,就是凭什么别人能死你不能死,你是死了还能喘气吗;凭什么别的民族能消亡,你的就要千秋万代,而且手段卑劣的千秋万代;凭什么别的历史能消亡,你的历史就光辉灿烂到不能消亡,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小了看人活着是为了自己活的好不是为了什么空洞的民族责任,大了看,地球就是无数星辰中的一个,指不定哪天就小行星撞上了,人类整个都完球,大家就蜗角之争,都洗洗睡吧……

萌rps但与真人无关

看到白朱两位老师的互动,久违的喜欢獒龙的心情又泛了上来,无端想到一个词,天心月圆。
说起来,那首默读的同名曲,最好的一句歌词就是,不求所有相遇,只争朝夕。
说起来,我觉得很多小作文的精彩程度真的比rps同人文好看多了。

唔,老实说,还是很意外的,其实我没想到这是生贺(•́ω•̀ ٥)虽然这几天都在讨论这个剪辑~不知道怎么感动才好,爆哭一个???😭😭😭
啊,成品真不赖诶,GGAD可以说天然适合这个歌了,但是看到drarry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前面又是“念念不忘直到而今,唯于回望中深情”这几个场景,我哭泣~从“白云苍狗”到“便煮薄酒醉中数晚笛”这几句剪得真好,喜翻。你说的很对,我的点就在宿命论和意难平,这里两个点都踩上了嘤嘤嘤。你可真是蛇院和德拉科的真爱粉,我原地化身嘤嘤怪~
不论是歌本身的古剑奇谭一的故事和HP这个故事,我都非常喜欢。借屠苏一句话吧,心之所向,无惧无悔,愿求仁得仁,复无怨怼。我觉得歌里和mv里的cp都很配得上这句话了。
说起来想起几句题外话,我看到HP里大家放下之前的异见,举起魔杖共同反抗伏地魔的时候,我其实很喜欢自己生日啦,这一天也是法国人民攻占巴士底监狱开始了法国大革命。我相信,所有的强权与不公,最终会毁灭于人民的燎原之火中嘻嘻。
最后,再说一遍爱你❤❤❤~

肆疏:

不算太突发的一个生贺

是个HP群像,最近的挖坑/填坑计划也大部分是欧美圈方向的仿佛【x
(当然一切都是仿佛)
cp向涉及drarry,GGAD和斯莉还有莫名有点假戏份的亚梅
毕竟是条蛇院狗🐶

门牌号26798149

写不出文来于是拿起了屠刀!
不是,拿起了剪刀——
发现还是写文简单。
放下了剪刀。(´-ι_-`)

隔壁老王生日快乐


肖时钦,生日快乐!一转眼就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时间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