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最爱芒果与毛猴

唔,老实说,还是很意外的,其实我没想到这是生贺(•́ω•̀ ٥)虽然这几天都在讨论这个剪辑~不知道怎么感动才好,爆哭一个???😭😭😭
啊,成品真不赖诶,GGAD可以说天然适合这个歌了,但是看到drarry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前面又是“念念不忘直到而今,唯于回望中深情”这几个场景,我哭泣~从“白云苍狗”到“便煮薄酒醉中数晚笛”这几句剪得真好,喜翻。你说的很对,我的点就在宿命论和意难平,这里两个点都踩上了嘤嘤嘤。你可真是蛇院和德拉科的真爱粉,我原地化身嘤嘤怪~
不论是歌本身的古剑奇谭一的故事和HP这个故事,我都非常喜欢。借屠苏一句话吧,心之所向,无惧无悔,愿求仁得仁,复无怨怼。我觉得歌里和mv里的cp都很配得上这句话了。
说起来想起几句题外话,我看到HP里大家放下之前的异见,举起魔杖共同反抗伏地魔的时候,我其实很喜欢自己生日啦,这一天也是法国人民攻占巴士底监狱开始了法国大革命。我相信,所有的强权与不公,最终会毁灭于人民的燎原之火中嘻嘻。
最后,再说一遍爱你❤❤❤~

肆疏:

不算太突发的一个生贺

是个HP群像,最近的挖坑/填坑计划也大部分是欧美圈方向的仿佛【x
(当然一切都是仿佛)
cp向涉及drarry,GGAD和斯莉还有莫名有点假戏份的亚梅
毕竟是条蛇院狗🐶

门牌号26798149

写不出文来于是拿起了屠刀!
不是,拿起了剪刀——
发现还是写文简单。
放下了剪刀。(´-ι_-`)

隔壁老王生日快乐


肖时钦,生日快乐!一转眼就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时间真快~

我突然想一想陆雪征和叶崇义这对,如果论相似性的话,估计是利威尔和艾伦这对比较像。心心相印和爱欲交缠的感情,真是一段感情中两个人的福分了~

本想把落歧人情书整篇抄下来,抄了好几遍都不满意,最后把这首歌词里陆雪征和叶崇义关键词摘了出来。又倒回去看了几遍叶崇义的死那里,颠来倒去写了几页纸,还是不能释怀。
坛水这个颜色叫镜花水月,他这一辈子求陆雪征爱他时陆雪征与他是消遣,他求他雪哥杀了他,陆雪征对他情深义重到最后。陆雪征评价他说就当娶了个疯婆娘回家的时候,可他却不想活了。也是一场镜花水月了。
希望他们来生,陆雪征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无论如何都求他嫁给他吧😭😭😭

其实择日疯这首歌并不完全符合,但我真是喜欢最后一节:时光拔足逝,又恍若静止,生平苦难是造物仁慈,积攒才换来与你寥寥情史,揽衣对坐岑寂时,便可谓天赐。
陆雪征在叶崇义死后,只能说兄弟死了的时候,他后来回天津问金小丰戒指去哪儿的时候,大概会是这种感觉吧。
真的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一对真是让我难过,几天都缓不过来。叶崇义之死尼罗的文笔可以说是要上天了,多一点少一点都不可以。

又是新的一年了,祝你生日快乐啊,叶修!提前祝贺今年嘉世的三连冠,也是你的三连冠~

今天读叶嘉莹的清词选讲,本来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种讲文学作品的书,大概是安意如留下的心理阴影。但是当时在上海的时候,偶然逛到福州路上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店面,偶然看到了了叶嘉莹的清词十讲,又偶然的翻开了,刚巧那一页在讲张惠言。我是很喜欢张惠言的词的,他有种文人气的开阔。可惜那天我进去的时候书店要关门,那篇文章就没有看完。于是回来就撸了本叶嘉莹的清词选讲。这本书看了一半,第一章讲李雯,第一首词就是这首,写得真的好,反复读了好几遍,没有忍住还是抄了下来。若是这本书看完,就一天抄一篇喜欢的,只当是做笔记了。

今天早上看到付云皓的自白,想起来一个个人经历,去年撸了一发研究生考试,今年去复试的时候,老师问我说你的前两份工作都是肥肠实务和基础性的工作,为什么要报考法理学?
我的内心:exm?实务和法理学之间有天堑鸿沟吗?难道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到实践不是认识论的基本过程吗?我能理解大家会认为法理学能多是在所谓学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多数学法理学的也都是在考试上学上学考试的道路上走过来的,但是在我看来其实所有搞社科学术的,请在想出一个个昏招的时候做做实务好吗?法这个东西,在我看来只有在实践当中才有意义,故纸堆里面扒不出来一二三的,就算你能罗列出来德国怎么说法国怎么说xxx怎么说。但是每个国家的实情都不一样,我们在承认自由、人权、公正这些基本价值基础之上,有更多可以去实现的不同道路,可以借鉴,但照搬并没有意义。
其实在我看来这也是社会断层的一个显著表现,前几天和leader说起来社会断层化和碎片化(挺庆幸有一个同学科背景,同工作场所的人可以讨论同一个问题嘤嘤嘤,我爱她),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与我党都在社会的这个问题上功不可没,比如说传统观念中的物以类聚,门当户对,并且我党的价值导向与社会分层的某些手段一手促成了如今大家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看到甚至是感知到他人的生活。而且我们在不同种类的生活当中演化出一条歧视链,又从观念上避免自己的意识“堕落”。这样从现实和心理层面都隔绝了同理心,也就无法凝聚。但法律势必是具有普遍性的,归纳推理的偏差在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中国就变成了巨大的不适应,zf又懒政,就一直层层累积。无论是记者理解不了付云皓还是老师理解不了我的选择,不能说这是唯一的原因,在我看来,有这么一丢丢的因素吧。
大的层面上蝼蚁如我做不了什么,只能求诸认真生活;小的方面,我却真是肥肠难过了。

万年不看美剧的我被人安利了poi,现在只希望Reese和Finch赶紧去领证……

又看了几集剧和几篇同人,感觉若论甜度和糖的密集程度,原剧甩了同人八十万公里。

突然午夜梦回想到一篇文,薄裘的逝水流年。我读过的耽美复仇文里面最偏爱的一篇,我喜欢文的结局,为了边关忠魂最后什么也没有的边翎最后也孑然一身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再没有看过李初辞一眼。
当初这篇文卷进了琅琊榜的纷争里,但我还是觉得说不上越级碰瓷也至少是差得有点远了。我蛮喜欢琅琊榜的电视剧,却不喜欢他的小说,简直苏到尴尬。小说人物相比,边翎更真实,他的血与泪,忍辱负重与左支右绌,痛得很真实。易地而处,我想我也会痛苦。应该说我在书外,十年之后还会突然想起,也记得起这个人物,记得起这个故事。
我一直在图穷匕见之前都不觉得边翎喜欢李初辞,他对李初辞更多是利用与欺骗,直到最后他默默地想,我一生亏欠过的人这样多,我哪生的债主才到你,我的初辞。可是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他是真的隐忍是真的什么都不说,不是故弄玄虚的不说,而真的是有些迫于时势,有些是习惯独自背负。
这篇里面李初辞的形象很弱,感情埋得几乎看不出来,但我是真的喜欢李初辞,他是个不成熟的被蒙在鼓里的,有点野心与小聪明的人,上高中的时候不理解为什么边翎会喜欢他,时间过去倒是觉得可以理解了。犹如浮光里,谢明朗质问言采,多年以后,你变成了那个施与者与引导者了吗?
啊,真的是这么多年依然遗憾的一篇文啊。
刚才又重新看了一点,李初辞说,你昨夜曾说,不知道这世间到底有没有不靠阴谋诡计也能坐稳这个位子的人,不知道有没有不践踏弱小不让无辜者流血也能被千秋传颂的皇帝。边翎,朕偏要让你看看,即使这样的皇帝也有人能做得到。
我终于想起来当初为何为边翎的一句我的初辞而动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