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祝龙队生日快乐!祝世界杯取得好成绩,祝中国队取得好成绩,祝国乒长虹!
时间真的很快,转眼就是一年过去了。我从未想过真的自己作为一个粉丝兼球迷的身份喜欢了这么久。我想,我真的喜欢他身上的那份勇气和坚持,二十几年如一日坚持做一件事情,却没有负累感,只让人觉得仍然是少年啊。这一年里,确实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也获得了很多力量,尤其是六二三事件。
祝新的一岁里,他所有的愿望都能达成。

刀好截秋光——给肆疏的生日礼物

 @肆疏 哈哈哈哈,迟来的生贺,原谅我这个制杖吧~~~

之前问过生日想要什么,你说,文评吧。你知道我并非专业人士,写不出来什么专业的评论,所以我决定开始拉拉杂杂扯淡。至于为什么扯淡还有题目,大概是试图写文评未果的见证吧。

题目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文,如果说獒龙的非现实向题材里面我最喜欢什么的话,就是武侠了。虽说题材并无高下之分,但不涉及三观争议,却又能像现实里两个人一样荡气回肠的,在我有限认识里面天然带这种属性的,只有武侠了。《截秋光》这篇文(神他妈这居然还是一篇AB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有明显的学古龙的痕迹,对,说的就是那股劲儿劲儿的装逼风。其实古龙的语言在纸面上还好,一旦化为实体,比如张智尧版的《楚留香新传》,那滋味非常酸爽了。可是我看到喜欢的文字会默读出来,并且有时候会脑个小剧场,读截秋光的时候,感觉非常微妙。但还是喜欢,这篇文可以说是我在獒龙圈的武侠初心,纵使后来也有不少其他喜欢的武侠,可都没有这篇文里张屠这样的身份让我深有认同。

这样大隐隐于市的老张纵然年纪并不轻,又是个屠户,却总是让我想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他注定光芒万丈,却也能够为了某些目的光华内敛;能够成为江湖中首屈一指的刀客,也能在屠户的位置上得人称赞。引得万人称赞、名扬天下固然很难,能在平常生活当中守住本心,也并不容易甚至是值得敬佩的。这个张屠更像是如今的老张,再怎么不承认,他也过了自己在技术上最好的时候,规则和器材的不断改变也让他这个本身就不年轻的运动员应付起来并不游刃有余。但他仍然在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这就很厉害。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论他过去拿了多少个冠军,毕竟那也是过去了,只说当下,他现在就很厉害。

我刚看这篇文的时候,还是最好的时候,没有落入粉圈的惯常套路,大家都还在。马龙的人设还是个一笑起来软乖甜的龙队,老张的人设还是日天日地日空气的藏獒,胖子还是那个世界第一可爱的小弟弟。所以看这篇文的时候,还只在意每个人的描写,一看之下,果然很合我的口味,果断关注。虽然当时作者不过无心之举,但如今看来很多细节都变成了意有所指。美好光鲜的表皮之下,是一言难尽的世道人心。

说回人物塑造,大概九月以来,看了两篇不错的耽美武侠,一篇是顾青衣的《斩夜》和司马拆迁的《黄金万两》,这两篇都很长似乎是为了跑剧情流,但讲我自己的个人感受,两篇的剧情讲述都是二流偏上的小说水准,但人物却都是一等一的令人心折。不过现在似乎耽美小说都是人物描写好过于跑剧情,所以同人想要吸引人不太容易,毕竟已经有一个预先的人设存在于读者脑子里了。

但是我个人觉得《截秋光》里人的塑造和对话还是有不同当下其他同人的闪光之处的。他们既是獒龙两人,又不是他们。踩梗踩得很有趣,比如我龙的衣服颜色,再比如老张的肤色,还比如我龙总是笑,又比如两个人的心照不宣。其实最难写在心照不宣与相互懂得,写不好就是故弄玄虚,但我觉得文里的程度刚刚好,既有默契,又不会让读者觉得,妈的你在说什么(当然我必须要承认大多数时候我这样骂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自己没文化。)在我看来,人世间非血缘的人际关系,最高不过知己二字。虽然如今两个人三次元里队里最好的人设已经崩了,但是我相信如果是在事业上他们应该还是最相互懂得的,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俯视过相同的风景,不论如今具体的工作都有何区别。《截秋光》也一样,这份对于自己是个刀客的认同,对于职责的认同,没有任何分别,所以两人之间的交集,也让我动容。

另外,必须说一下,衍衍敲可爱,爱他,想亲亲抱抱举高高~~~如果剧情能再强化一下就更好了~

如果聊聊其他的獒龙文,比如张志摩系列、马可能系列、比如媳妇儿,如果但就一篇文章来看,更喜欢马可能系列,马可能先生脑补了一百八十个剧场,却没有一个是自己的故事。人生的无能为力也好、无可奈何也罢,难以宣之于口,最好的在于无常、最差的也是无常。而人人怯懦,手持利刃也身陷囹圄。张志摩与马可能最终都没有再往前一步,我在文之外在他们身上寄托了太多期待,于是难免恨铁不成钢,可是想想又并非不能理解。这几篇里,最喜欢的角色是池池,爱她,向她学习。

《媳妇儿》这篇文比较情感微妙,主要是里面有人物去世梗,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龙。一般来讲,我是不会看这种的,但是机缘巧合下就看了。我看到最后,想起红楼梦里藕官祭奠菂官,后来有了蕊官,也是一样情真意切,却不忘前人。其实红楼里的几个戏子,远比荣宁两府里很多体面的老爷太太高贵多了。既然描写感情,总是多种多样,爱过最后没在一起,造化弄人,这样未尝不好,也不见得是个悲剧。《魔道祖师》里有句话我颇认同,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有些事情与有些感情自己心里有杆秤就好了,不必理会他人的看法,毕竟自己的人生别人并没有经历过。

后来倒是跟人因为能不能写现实中的三次元人物死亡这个问题理论了两句。我向来是看不上粉圈之内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规矩的,什么所谓通行准则,经过人投票表决了吗?听证过吗?有强制性吗?谁给某个人的权力可以对不涉及法律底线的问题指手画脚?说来还是自我中心主义作祟,有不满不看就是了,何必出来当那个管理人员。还有人会说,禁止为虐而虐,这只是作者的水平问题,慢慢来就是了,轮得着你说。

跑远了,一说教就没完没了,职业病~~~钢针,《媳妇儿》我也没觉得有多虐,马可能和张志摩也没有,在我看来这几篇文章不在于跑出一个跌宕起伏的情感故事,但细节很好,可以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反应,不同的情感模式和结局,不同的人生片段,我很喜欢。肆疏说不想写一个没有追求的东西,我是很欣赏写手的这种态度的,用我的文字,写我的想法写我自己的人生,在现在小说都套路化的今天,我个人很喜欢。

我记得有一篇讲写作的文章,原文找不到了,但记得几句大意:说多年以后,你看自己写的文字会落泪,那就是在写自己,别人看你写的东西会落泪,那就是在写人生。不要对自己说假话,也不要浪费自己的天分。我很喜欢,share给你。

至于其他的cp,胖雨肆酱是写的最多的了吧。这次去武清,近距离看到了小雨,真的好看啊,当得起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描述,虽然我一向觉得红颜枯骨,这些不过都是皮相。但是有趣的灵魂挺多,好看的皮相太少,唉,爱他。其实对于雨哥我原来就觉得是个弟弟,我对他颇具好感是前教头在直播里说,周雨这位队员,不是最有天分的,但是很勤奋,自己也很刻苦。竞技体育里一将功成万骨枯,能够坚持下去已经是为别人所不能为了,何况雨哥的反手利落又干净,好看。就是文真的没有看几篇就不瞎说了,惭愧。

还有关于胸咚组,许昕这个人真的很难让人不喜欢,有谁会不喜欢许昕呢,嘻嘻。文里的许昕更像是肆酱自己本身的肆意岁月,但中国的孩子都有着相似轨迹,读来别有亲切的感觉。只是胸咚组在我心里始终都更像是兄弟,是像顾昀和沈易一样可以互怼也可付托身家性命的过命交情。有些话不能说给父母,有些话不能说给枕边人,但一个人几乎所有的话除非心中有愧,没有不能说给这种兄弟的。我喜欢又羡慕这种情谊,所以也觉得文里做不做情人都很好,甚至不论见不见面都很好。(说的就是《白描》喵喵喵~~~)

一晃眼我们都认识一年了,一年挺短又挺长的,能闲坐话平生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更何况我们一同看过清明时的无锡和初秋的武清,所以觉得当时主动搭讪的时候,是很幸运的时刻。想说的其实很多,鸡零狗碎,罗里吧嗦,有关于文的,有关于看到的有趣的事的,也有关于日常的,但又觉得以我们日常交流的频度,很多话又完全不必宣之于口,所以,希望如果有缘分的话,这样好的年岁,希望能持续下去。

最后,祝你生日快乐,岁岁开心!世事将如磨刀,愿你和老张一样,能成如水锋刃,终可截得秋光。

(不过我知道,最后这把刀还是要磨刀霍霍向读者的嘤嘤嘤,这次真的最后一句了……)

私以为赵很难学的地方,除了笔法技巧精绝之外,就是连楷书的行气都这么好。这份气度很多人说是圆熟,我觉得真的是非常胸有成竹了。

想念长发月饼

举目四望,皆是恶意,狭隘与我执。

新的一年,剑圣先生,生日快乐!

知道大护法可能要下的消息后,我的内心只有两个字:    辣鸡

【昕博】有没有人曾告诉你

第一回转别人的文章,辛苦肆酱了,但这是我今天收到的很珍贵也很喜欢的生日礼物。我其实不是很在意生日这种,成年之后的生日很大程度上不过是social的由头罢了,但正因为好友的惦记,才让这普通的一天与众不同。人生最贵的是时间,能让你赶在我睡觉之前送我这样的礼物,还是有点小骄傲的。希望将我的快乐和你共享,也希望你平安喜乐,所为皆所爱~爱你❤

肆疏:

突发生贺甜饼,需要逻辑吗?tan90°
——————


许昕最近碰到个人,小矮个,圆脸,闷,不爱说话,被揉脸欺负也不吭声,日常苦瓜脸,还爱怼人,完了还结巴。
你说说,怎么能碰到这种人呢。
这么可爱,不追都不行。


许昕来山东出差,正巧和老友一起吃饭。朋友说弟弟在家里快饿死了,要拖出来灌点饲料。
许昕说,你们家弟弟这个家庭地位很堪忧啊。
这个时候的许昕还不会知道,弟弟的家庭地位是跟他之后受到的家庭阻力密切相关的。而且总有人的地位会比弟弟更堪忧。
人生的美好在于你不知道。


等张继科和方博到地方了,许昕推推眼镜,擦擦眼镜,推推眼镜,恩,这个弟弟我曾见过的。
方博挂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笑一笑打过招呼之后就默声坐在他哥旁边,从点单到上菜,一句话没说。就听许昕跟张继科嘚吧嘚吧了。
这挺不正常的,许昕张继科那是好一对活宝啊,凑在一块儿那个嘴,演技收拾一下就能转行说相声。这孩子怎么就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的笑都不怎么笑,有这么无聊?
张继科去洗手的时候,许昕忍了又忍,还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了一下,你哥是不是虐待你啊,你这么怕他。
方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感觉这个眼镜一架就衣冠禽兽气场扑面而来的人可能不太正常。
许昕也不管他,自己接茬道,不能啊,老张那样就差把弟控俩字儿刻脸上了吧?
方博还不理他,许昕打算下猛药,要么他是装的,不然你也不至于沦落到地下道卖场。还长长地出了声气表示自我认同。
方博脑袋啪地就抬起来了,啊,是你这个瞎子!


认识这个词,在普通话里的含义比较多。一句“我认识他”这句话的逆命题并不一定成立,有的时候,玩情趣,好友或者是宿敌,也用这句话。换英文的话,是“I know him”,还是“we are acquaintances”,中间差距可大了去了。
放在许昕和方博这里,差了四年。


许昕头一次见到方博的时候,是在做实习,加班。被打发去马路对面的奶茶店买一个办公室的奶茶,他其实还没有吃饭,时间是晚上七点十八。
地下通道里,有人在唱歌。
很好听。
没有什么设备,只有一把吉他,就是声音好,非常干净,低音沉得下去,高音唱得上去。有点颤,但是气息够了。
许昕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是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孩。旁边坐了个年轻女人,地上爬着个孩子——就是,还学不会走只能爬的那个年纪的孩子。面前摆了个塑料泡沫的大牌子,那种颜色搭配特别显眼的。许昕没戴眼镜,看不太清上面写了什么,但为了这个声音他是乐意掏钱的。
他身上带的零钱不多,匆匆走过去,打算买完奶茶把剩下的都给这对奋力生存的年轻夫妻——主要是那个唱得很好听的年轻父亲。
等他买完奶茶回来的时候,这一首歌刚刚结束。母亲把在地上四处乱爬的孩子抱回怀里,父亲拨了拨弦,开始了下一首歌。
许昕在他面前蹲下来,轻轻地把手里的硬币放到那个小小的塑料盆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出。唱歌的人也没有看他。
年轻的妈妈在旁边抱着孩子,教孩子说,谢谢。许昕举起食指摆在嘴唇前,然后笑起来,摇头晃脑,挤眉弄眼,就这么跟孩子玩了会儿。
前奏结束了——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
突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许昕猛然站起,转身就走,反而让唱歌的年轻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提着九杯奶茶,这是一个哪怕是他也觉得有点难拿的数量——尤其刚才他还腾出了一根手指比了噤声的动作。所以刚站起来他有点控制不好这几杯水,但他还是快步走开了。地下通道的灯不黄不白,不冷不热的,晃晃悠悠打在他细长的影子上面。
他最近瘦了大概有十斤,毕业,分手期,还有来自很多人——主要是来自自己的,不言而明的期待。他似乎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停留的,哪怕这个声音多么对胃口。
但唱歌的年轻人还是做到了,因为在许昕走到通道的另一边之前,他开始唱副歌。
在这之后的四年里,许昕再没有听到过哪个人,把这首歌唱得那么干净又无畏。有一次 ,听李健的串烧,很干净,但是很技巧,反而没像这个乖乖唱歌的男孩这么动人。他常常想,这首歌在他生命里最美的绽放,就是在一个亮满霓虹的都市深夜里,染了各种污渍的,这里碎一块那里缺一角的地下道白地砖上。
老张经常说许昕唱歌油腔滑调,没有故事,许昕停下来的时候想,有的时候没有故事可能也是一种称赞。他听这个男声,唱得毫不沧桑,毫不畏惧,甚至毫不眷恋过去——似乎就只是一个非常干净的问题,向着听者,向着未来,向着生命,干净又无畏地问,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许昕走回来,站在边上,放下奶茶,安安静静地听完了。他也没忍住跟着最后的ho轻轻地打起了拍子,然后他掏空了裤袋,又放了四十块进去。
唱歌的人停下来了,看了他一会儿,或者是一秒,许昕只看到了他的双眼皮,眼睛很大,很干净,大概没什么表情。
这个年轻的男孩子说,谢谢你,呃 ,大兄弟,你这个……呃,要不你点歌吧。
许昕一下就笑了,指指奶茶,我还加班,回去要被骂了。
他再次走到通道口的时候,又听了一下,因为那个年轻人说,那你下班了来啊,我等你。


许昕那天离开办公桌的时候还有两分钟九点半。他本来已经脚步匆匆地路过了那个地下道口,鬼使神差地又倒了回去。
如果有个摄像机,这其实是个会让观众忍俊不禁的镜头,因为他是同手同脚,倒回去的。他反正就是这么个,自己逗自己乐的人。
然后许昕听到通道口传来笑声,回头一看,可不就是那个年轻爸爸吗?
“恩?你老婆孩子呢?”
年轻人愣了,“恩?哪儿来的?你给我找的?”
这么一闹腾才算明白,这孩子前段时间从这地下道过的时候,碰到母子两个在这儿乞讨,后来通过同学听说了这是件真事,总想帮点什么,可自己也不过是个学生,最后竟然想出来帮忙卖艺的想法。
他跟许昕开玩笑,这么大的板子放那儿,你可别是瞎的吧。
许昕掏出框架眼镜一戴,指指眼睛,摊一摊手。
歌最后还是没唱成,大眼睛的青年赶地铁回学校,开玩笑说明天再等金主光顾。
结果明天竟然就“不存在的”了,第二天许昕学校有事,实习请假了,之后再回去的时候,就再也没在通道里碰到过那个唱歌的青年。


“你那会儿是不是被骗了,别不好意思,跟你昕哥说实话哈。”
方博白了他一眼,“第二天病人走了……瞧你这衰的。再说了,我要是被骗了,那不也是你被骗了吗。”
许昕噎住,又神秘兮兮地笑起来,“我不亏。”四十块钱换个对象,太他妈挣了好吗,这对象儿唱歌还贼好听,挣大发了。简直是迎娶高富帅出任CEO走向人生巅峰啊——哦高和帅要商榷一下,富,hmmm,没事,两口子,一家人,一起劳动致富啊。
你说还不是对象呢,你怎么这么……嗨,蟒蟒说,万花丛中过,浪里滚白条,要说讨媳妇儿hmm,夺命全靠撩。你们,凡人,都不懂。
许多年之后他早晚要被方博在饭局上怼死,对对对,就你懂,你又姓许又是条蛇,妥妥许仙白娘娘的后啊,祖传的浪撩恋爱脑。
许昕能怎么说?恋爱脑好歹也是有脑子的不是。
你说方博怎么怼回去,话说到这样还需要方博怼吗,这时候就是“弟弟的家庭地位”发挥作用的时候啦。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这一天的老张,只是奇怪于老舍友和亲弟弟怎么一顿饭就搞上了,还相约KTV去了。
他错了,他们不是一顿饭搞上的,就是KTV搞上的。


那个方博儿啊,第二天没去,害你等那么久哈,给你唱个歌儿就算昕哥道歉了哈。
哇瞎子,你这歌也忒特么值钱了吧?
许昕笑了笑,那是,可值钱了。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没有吧哈哈哈哈哈,看方博儿你这样就知道,哎哎哎别跑了,今儿起就有了。


END
@明天还会更中二    生日快乐〃∀〃〃∀〃

@山远淡失巅 打扰太太真是很不好意思了,但发现私信似乎不可以发图片,于是单独发一篇lo,希望原谅我的冒昧。
限于笔记本的篇幅问题,我只摘了一点点,但是美好的句子太多了。虽然我并没有返回去看,也依然记得龙在接受科的感情之前的多次拒绝中态度的改变,记得他对科隐隐的羡慕与嫉妒,记得科在画那些狂乱的圆的时候的状态,记得他穿城而过去寻找龙的孤绝之勇,这些片段在lofter这个碎片化的平台中真的有直击心灵的力量的。
除了笔记当中写的,我有时会想探讨感情其实并不太容易,太浅让人觉得虚浮,太深让人难堪,所以既真挚又不装逼不自我感动的表达,其实太少见了。在我心里《圆的爱情》掐的点是很好的,两人的感情真挚,人物也真实,尤其是两人对待手中画笔的态度,对待艺术的态度让我觉得喜欢。太太在平衡人物描写与自己感情中间,圆爱是我很偏爱的一篇了。
而且,圆爱的语言是我很喜欢的。技巧固然讨喜,但个人更偏向平和温柔的表达。语言是能展现作者内心的力量的,性格鲜明固然可爱,若是一个人有着温柔而强大的内心,字里行间会让人愉快。
总而言之,圆爱,真是我特别喜欢的一篇文,爱生活,爱圆爱,爱太太,比心❤~
最后,字丑,拍照渣,却摘的是这么美的文,请勿嫌,(/∇\*)。再次表白~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