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有三十个口罩

刀好截秋光——给肆疏的生日礼物

 @肆疏 哈哈哈哈,迟来的生贺,原谅我这个制杖吧~~~

之前问过生日想要什么,你说,文评吧。你知道我并非专业人士,写不出来什么专业的评论,所以我决定开始拉拉杂杂扯淡。至于为什么扯淡还有题目,大概是试图写文评未果的见证吧。

题目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文,如果说獒龙的非现实向题材里面我最喜欢什么的话,就是武侠了。虽说题材并无高下之分,但不涉及三观争议,却又能像现实里两个人一样荡气回肠的,在我有限认识里面天然带这种属性的,只有武侠了。《截秋光》这篇文(神他妈这居然还是一篇AB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有明显的学古龙的痕迹,对,说的就是那股劲儿劲儿的装逼风。其实古龙的语言在纸面上还好,一旦化为实体,比如张智尧版的《楚留香新传》,那滋味非常酸爽了。可是我看到喜欢的文字会默读出来,并且有时候会脑个小剧场,读截秋光的时候,感觉非常微妙。但还是喜欢,这篇文可以说是我在獒龙圈的武侠初心,纵使后来也有不少其他喜欢的武侠,可都没有这篇文里张屠这样的身份让我深有认同。

这样大隐隐于市的老张纵然年纪并不轻,又是个屠户,却总是让我想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他注定光芒万丈,却也能够为了某些目的光华内敛;能够成为江湖中首屈一指的刀客,也能在屠户的位置上得人称赞。引得万人称赞、名扬天下固然很难,能在平常生活当中守住本心,也并不容易甚至是值得敬佩的。这个张屠更像是如今的老张,再怎么不承认,他也过了自己在技术上最好的时候,规则和器材的不断改变也让他这个本身就不年轻的运动员应付起来并不游刃有余。但他仍然在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这就很厉害。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论他过去拿了多少个冠军,毕竟那也是过去了,只说当下,他现在就很厉害。

我刚看这篇文的时候,还是最好的时候,没有落入粉圈的惯常套路,大家都还在。马龙的人设还是个一笑起来软乖甜的龙队,老张的人设还是日天日地日空气的藏獒,胖子还是那个世界第一可爱的小弟弟。所以看这篇文的时候,还只在意每个人的描写,一看之下,果然很合我的口味,果断关注。虽然当时作者不过无心之举,但如今看来很多细节都变成了意有所指。美好光鲜的表皮之下,是一言难尽的世道人心。

说回人物塑造,大概九月以来,看了两篇不错的耽美武侠,一篇是顾青衣的《斩夜》和司马拆迁的《黄金万两》,这两篇都很长似乎是为了跑剧情流,但讲我自己的个人感受,两篇的剧情讲述都是二流偏上的小说水准,但人物却都是一等一的令人心折。不过现在似乎耽美小说都是人物描写好过于跑剧情,所以同人想要吸引人不太容易,毕竟已经有一个预先的人设存在于读者脑子里了。

但是我个人觉得《截秋光》里人的塑造和对话还是有不同当下其他同人的闪光之处的。他们既是獒龙两人,又不是他们。踩梗踩得很有趣,比如我龙的衣服颜色,再比如老张的肤色,还比如我龙总是笑,又比如两个人的心照不宣。其实最难写在心照不宣与相互懂得,写不好就是故弄玄虚,但我觉得文里的程度刚刚好,既有默契,又不会让读者觉得,妈的你在说什么(当然我必须要承认大多数时候我这样骂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自己没文化。)在我看来,人世间非血缘的人际关系,最高不过知己二字。虽然如今两个人三次元里队里最好的人设已经崩了,但是我相信如果是在事业上他们应该还是最相互懂得的,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俯视过相同的风景,不论如今具体的工作都有何区别。《截秋光》也一样,这份对于自己是个刀客的认同,对于职责的认同,没有任何分别,所以两人之间的交集,也让我动容。

另外,必须说一下,衍衍敲可爱,爱他,想亲亲抱抱举高高~~~如果剧情能再强化一下就更好了~

如果聊聊其他的獒龙文,比如张志摩系列、马可能系列、比如媳妇儿,如果但就一篇文章来看,更喜欢马可能系列,马可能先生脑补了一百八十个剧场,却没有一个是自己的故事。人生的无能为力也好、无可奈何也罢,难以宣之于口,最好的在于无常、最差的也是无常。而人人怯懦,手持利刃也身陷囹圄。张志摩与马可能最终都没有再往前一步,我在文之外在他们身上寄托了太多期待,于是难免恨铁不成钢,可是想想又并非不能理解。这几篇里,最喜欢的角色是池池,爱她,向她学习。

《媳妇儿》这篇文比较情感微妙,主要是里面有人物去世梗,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龙。一般来讲,我是不会看这种的,但是机缘巧合下就看了。我看到最后,想起红楼梦里藕官祭奠菂官,后来有了蕊官,也是一样情真意切,却不忘前人。其实红楼里的几个戏子,远比荣宁两府里很多体面的老爷太太高贵多了。既然描写感情,总是多种多样,爱过最后没在一起,造化弄人,这样未尝不好,也不见得是个悲剧。《魔道祖师》里有句话我颇认同,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有些事情与有些感情自己心里有杆秤就好了,不必理会他人的看法,毕竟自己的人生别人并没有经历过。

后来倒是跟人因为能不能写现实中的三次元人物死亡这个问题理论了两句。我向来是看不上粉圈之内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规矩的,什么所谓通行准则,经过人投票表决了吗?听证过吗?有强制性吗?谁给某个人的权力可以对不涉及法律底线的问题指手画脚?说来还是自我中心主义作祟,有不满不看就是了,何必出来当那个管理人员。还有人会说,禁止为虐而虐,这只是作者的水平问题,慢慢来就是了,轮得着你说。

跑远了,一说教就没完没了,职业病~~~钢针,《媳妇儿》我也没觉得有多虐,马可能和张志摩也没有,在我看来这几篇文章不在于跑出一个跌宕起伏的情感故事,但细节很好,可以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反应,不同的情感模式和结局,不同的人生片段,我很喜欢。肆疏说不想写一个没有追求的东西,我是很欣赏写手的这种态度的,用我的文字,写我的想法写我自己的人生,在现在小说都套路化的今天,我个人很喜欢。

我记得有一篇讲写作的文章,原文找不到了,但记得几句大意:说多年以后,你看自己写的文字会落泪,那就是在写自己,别人看你写的东西会落泪,那就是在写人生。不要对自己说假话,也不要浪费自己的天分。我很喜欢,share给你。

至于其他的cp,胖雨肆酱是写的最多的了吧。这次去武清,近距离看到了小雨,真的好看啊,当得起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描述,虽然我一向觉得红颜枯骨,这些不过都是皮相。但是有趣的灵魂挺多,好看的皮相太少,唉,爱他。其实对于雨哥我原来就觉得是个弟弟,我对他颇具好感是前教头在直播里说,周雨这位队员,不是最有天分的,但是很勤奋,自己也很刻苦。竞技体育里一将功成万骨枯,能够坚持下去已经是为别人所不能为了,何况雨哥的反手利落又干净,好看。就是文真的没有看几篇就不瞎说了,惭愧。

还有关于胸咚组,许昕这个人真的很难让人不喜欢,有谁会不喜欢许昕呢,嘻嘻。文里的许昕更像是肆酱自己本身的肆意岁月,但中国的孩子都有着相似轨迹,读来别有亲切的感觉。只是胸咚组在我心里始终都更像是兄弟,是像顾昀和沈易一样可以互怼也可付托身家性命的过命交情。有些话不能说给父母,有些话不能说给枕边人,但一个人几乎所有的话除非心中有愧,没有不能说给这种兄弟的。我喜欢又羡慕这种情谊,所以也觉得文里做不做情人都很好,甚至不论见不见面都很好。(说的就是《白描》喵喵喵~~~)

一晃眼我们都认识一年了,一年挺短又挺长的,能闲坐话平生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更何况我们一同看过清明时的无锡和初秋的武清,所以觉得当时主动搭讪的时候,是很幸运的时刻。想说的其实很多,鸡零狗碎,罗里吧嗦,有关于文的,有关于看到的有趣的事的,也有关于日常的,但又觉得以我们日常交流的频度,很多话又完全不必宣之于口,所以,希望如果有缘分的话,这样好的年岁,希望能持续下去。

最后,祝你生日快乐,岁岁开心!世事将如磨刀,愿你和老张一样,能成如水锋刃,终可截得秋光。

(不过我知道,最后这把刀还是要磨刀霍霍向读者的嘤嘤嘤,这次真的最后一句了……)

评论